满帆股票网

刘力简历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发布时间:2019-10-07 06:03   来源:网络 点击 :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本文关键词刘力简历,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原文发布时间:2019-01-14 23:50:00
原文作者:力读。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名家 读书 思享 美文


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刘力/文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晚上与老婆发生争执,她声称:你是老师,连自己的女儿成绩都提不上去,怎么可能教出学生的好成绩。对此,我反驳道:成绩是自己的,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替女儿把所有的题都做了?

接下来,自然更是一番口舌之争。我最终只能拿出以往一直以来平息事端的良策:三缄其口。然后就是风平浪静,该干什么干什么。

然而这个问题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今天来后,我依然在不断反思总结,为何女儿的成绩总是不断反复,明明已经做了好多次的题目为何屡屡出错。错在哪里呢?

我想起自己原来小学时候的学习,一年级到三年级,语数双百基本定型。从四年级开始加作文后,语文开始变为80多分,数学在90多分,最终小学毕业时全河南乡语数总分第一名进入河南中学,当时语文似乎是76分,数学为89分。平日里,我们的学习基本上是松弛的,似乎从来没有太多刻意的强化,只是在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的应用题通常都是会抄写五遍以上的,反复练习的数学让人吐血,但仍然没有到窒息的程度。在宽松任性的玩耍中,我感觉似乎从来没有过为作业发愁过。我们小学生们常常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在村子里大肆玩耍,完全没有晚上补写作业的忧虑。

在轻松悠游的快乐中成长,在紧张严格的兴奋中学习。这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小学状态。我们在高年级的时候,除了语文数学之外,还会学习历史、自然、科学等内容,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当时我们班主任也是数学老师的刘爱琴老师,竟然有一次一改往日的严肃,教我和几个男同学在教室里排练起舞蹈来,我们当时排练的是《骏马奔驰保边疆》,刘老师不断给我们一边示范,一边在边上不断鼓励我们要大胆,尽量把动作做到位。我们四个男生就这样羞答答地在全班三四十个学生面前露了脸。今天想来,感觉到的依然是满满的自信与豪情。

反观如今的学习,我常常感觉到视觉疲劳。拢共只有三门课程,语文数学英语的学习常常挤占了孩子所有的功课,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孩子“不学无术”,连最基本的体育训练也常常沦为三科老师追相竞逐的淘换对象,更遑论那些音乐美术这些根本不入考试内容的科目呢?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能说什么呢?我没有那种把孩子直接带着自己教的勇气和条件,更没有直接对抗体制教学压力的能力和权力,我只能每天看着孩子完成任务式的机械操作,草草过手的作业做了一遍又一遍,会的开始敷衍了事,不会的依然故我。

这是教育者最大的悲哀。因为包括老师家长在内的所有人其实都对此深恶痛绝,但面对红灿灿的成绩,所有的人都只能无奈地选择沉默。老师们要评价,要排名,要影响自己的去向和职称等一大堆的经济和生活问题,家长要脸面,要高分,要让自己的脸上光彩,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被周围人重视,被老师高看,将来博得一个好未来。然而一个基本的事实却是,学生们已经开始无比厌恶这种方式,周考月考抽考,一次次消磨着孩子的意志和耐性,作业练习,反复不断的练习,一本本作业的背后,是孩子焦灼的心和无奈地消极应对。我曾经好多次听到一些小学生说,某某老师今天又打学生了,某某老师恨不得杀了他,某某老师太不是东西了,等等等等。然而一旦进入学校,孩子们又会变得乖巧、顺从,头一天所说的话永远埋藏在幼小的心灵深处,他们唯一的念头只有尽快逃离。

我们的教育似乎已经走入了一个怪圈,谁能拿到最多的时间,谁好像就赢得了整个成绩;一个老师来得早,得到了领导的赞扬,其他老师自然就会身体力行,下一次争取来得更早,最后所有的痛楚自然无疑都会落到孩子们的身上,对于老师,自然我认为“求仁得仁固其宜”,是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理由的;一旦这种方法有了效果,那更不得了,群体效应立刻成为了教育教学活动的常态。甚而有之,孩子们经常还告诉我,他们已经不喜欢上体育课或者其他音美等课程,他们就喜欢上自习,在教室里完成作业练习。这实际上更加糟糕,直接被驯养成了学习的奴隶,甚至还不时传出学生们自甘自愿替老师们打掩护,睁着眼睛说谎话,那个时候,所有的孩子脸上带着惯常的天真的笑容,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可耻。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我常常以为,只有学校这种怪胎才能够培育出冷血的生物,教人向善在这里直接变成了自私自利的伪装,更可能进而成为肆无忌惮的撒谎,最后换来的必然是冷漠和冷酷,一如冬天的雪,点滴落地,在无声的世界里最终潜移默化成为一种恐惧的习惯,终于量变到质变,完成可怕的罪恶。

回到女儿的成绩上来,我一直对女儿没有太高的要求,我总认为自己原来受过的苦楚艰难不一定非要加诸下一代身上,我只希望她能够快乐地过好每一天,自然我也并非没有基本要求,我一直以来主张孩子只要语文能上七十分,数学能上八十分,英语能上九十分就OK了。所以,我常常不惜违反学校的某些做法,尽量替女儿减负,好让她有时间去看一些“闲书”,尽管女儿常常只是看看故事,甚至连一些名著最基本的内容都搞不清楚,但我总认为读了总比不读好,今天记不住,明天再读一遍,可能也就记住了。本着这样的思想和考虑,我对女儿所做的练习常常是宽容的。而女儿似乎也有一个很不错的本领,原本自己没有搞明白的内容,一到本学期上完似乎一下子都懂了。在数学中,女儿因为年龄关系,常常理解不了题意,这让我很焦心,但却无能为力,毕竟一个九岁的小姑娘,你让他去理解太多的根本就无从实践的内容本身就不太现实。于是很多时候,我理解了女儿的痛苦,也似乎感同身受于她的处境,对她也就变得无比宽容,然而实际上,她的成绩一直就处在中等水平,这是我所知道的事情。

原来女儿上学,常常对一些老师的做法,尤其是对她的评价非常在意,尤其是一些批评在女儿看来,常常是耿耿于怀的。她也会因此痛恨或者爱上某一个老师,进而痛恨或者爱上某一门课程。这种好恶在四年级的时候表现尤其坦诚,我也对此采取了宽容的态度。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我并不担心女儿的语文和英语,语言学科的学习上,女儿实际上是很有劲头的,她似乎还是苦于无法准确理解数学的概念和题目意图,常常只要题意一变,她就立刻无所适从。

我最担心的自然还是女儿的自信心培养,常常面对题目,刚看完题,她立刻想当然地不经大脑说出使用的方法,只要我一重复讯问,她立刻惶惶起来,立刻改了自己的办法,来回反复好几次,而我最终告诉她正确答案的时候,她又马上变得激动起来,认为她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却没有直接表示肯定。我自然会讲说,你没有坚持自然还是没有会做。

然而女儿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大量无论重复或者不重复的习题,已经让她变得毫无头绪,谈不上好恶,只是尽力快速地完成任务而已。这种机械的重复训练,我虽觉得太过,但却又不得不在女儿的催促中帮助她完成。女儿忙忙碌碌一个下午,常常也只能偶尔休息几分钟,立刻又转身投入繁重的练习中。玩,在女儿,在现在众多的孩子中,简直成了最奢侈的神话。

我培养不出孩子的好成绩,因为我不是她的老师,我从来不知道这些所谓的作业练习和步步紧逼的考试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难道仅仅就是需要一个简单的分数,那这种训练反复不断,孩子还有什么样的好心情最终在考试中拼命作答呢?我深深地表达忧虑。

每天早上,在女儿的表姐依然在睡梦中的时候,六点十分,女儿要求我必须在这个时候把她叫起来,穿衣洗嗽吃饭,一切忙完,女儿踏着微明的亮色,和我一起在六点四十出门,各自奔赴自己的战场。不同的是,我是催促,而女儿则是身体力行。在这里,女儿与表姐仅仅相隔四十多公里,所不同的,女儿在小县城,而她表姐则在小城市。

前不久,老婆说自己看到一篇文章,未来“寒门再难出贵子”,这是我知道的文章。原因也许只在于我们早已日益变得狭隘的目光和歇斯底里的掠夺。我们掠夺了孩子本来快乐幸福的童年记忆,偶尔回想自己的童年,相形之下,我们满满的都是沉沉的叹息和无可奈何。

学校不是地狱,学生不是罪犯,但在我们现行机制下,我们的教育者,尤其是管理部门,却依然在极力推销自己的所谓成功学,一味地把苦和累作为向外界炫耀的政绩和功劳,所有的苦楚和鞭挞都不约而同地背负在了老师身上,然后再最终成全在学生的身上和无比稚气的心灵深处。一代一代,就这样在苦难和血泪中前行。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尽头。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我所能看到的是,十多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的减负呼声,最近九部委更是正本清源,开始出实招,拿出了三十条减负意见,让人能够感受到的是国家意志的重视。但现实的讽刺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真的不知道,最终落地后,我们的减负令到底能够有多大效用,我们的减负令到底能够在全社会形成怎样的范式。一个个弹性机制的背后又会有着怎样的变形走样。

不敢想象,我只能对此祈祷,希望能够真正起到震慑性的效果。能够让我们的孩子稍稍喘口气,变得不那么苦闷与艰危。

如此幸甚!阿门!

——2019.1.9

(2019006)


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作者简介

刘力,陕西丹凤人,中学语文教师,兼任本地杂志特邀编辑,能进行各种文体写作,已发表各类文章300余篇,并有数十篇文章在全国性征文中获奖。有文集《凝望岁月》《梦中的秋千》《思享时代》等。

力读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禁止随意转载。


原文标题:刘力:从女儿的成绩说起
原文发布时间:2019-01-14 23:50:00
原文作者:力读。

本文关键词刘力简历,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扩展链接: 保险知识网
猜你喜欢